說琴

2009 年 05 月 26 日 § 7 則迴響

據《琴操》中記載:「在伏羲之時,已制有各種樂器。不過定名定製,始自伏羲」。《琴當序》中記載:「伏羲之琴,一弦,長七尺二寸」。《尚書》載:「舜彈五弦之琴,歌南國之詩,而天下治」。桓譚《新論》中記載:「神農之琴以純絲為弦,刻桐木為琴。至五帝時,始改為八尺六寸,虞舜改為五弦,武王改為七弦,直至現在仍如之」 。據說今日的古琴規格是按照《周易》制作的:

桐屬陽,為琴面。梓屬陰,為琴底。取其陰陽相配,以召和也。

面圓象征天,底方象征地(注1),廣六寸,象征六合也。

長三尺六寸,象征三百六十日周天度也。

徽十有三(注2),以應律呂,象徵十二月余。中徽之一以象徵閏(注3)也。

弦有三節,聲自尾至中徽為濁聲,自中徽至第四徽為中聲,上至第一徽為清聲。始黃鐘而終應鐘也。文上曰池,池者水也,言其平。下曰濱,濱者服也。前廣后狹,象征尊卑。

龍池八寸,象徵八風。鳳池四寸,象徵四氣。腰腹四寸,法四時也。

舜作五弦以象徵五行,而應五音(注4)也。第一弦為宮中央土,次弦為商西方金,次為羽北方水,次為角東方木,次為徵南方火,以遞相生,合四序也。

弦大為君,弦小為臣,以合君臣之就。

文王加一弦為少宮,武王加一弦為少商,象七星也(注5)。

至其各部命名,亦均有含義。有龍池者,以龍潛於此,其出則興雲雨以潤澤物,象徵人君的仁慈。有鳳池,以南方之禽,其浴則歸,潔其身,象徵人君的品德。有軫池的也稱軫柸,以其急於發令,切須以成禮也。池側有鳧掌二所,有護軫之動,而合制也。鳳額下有鳳嗉一所,接喉舌,而申令者也。琴底有鳳足,用黃楊木,表其足色木黃也,臨岳若山岳峻極。用棗木,表其赤心也。人肩,顧于臣有俯就隨肩之象也。鳳翅,左右翼之,有副貳人主之象也。龍唇,聲所出也。龍齦,吟所由生也。龍口所以受弦,而其鬢又所以飾之也。鳳額所以制嗉,而其臆又所以承之也。

注1:代表「天圓地方」之說。

注2:十三徽,以指按而彈之,即十三音也。裝飾以金玉為圓點,稱為徽全弦。

注3:中徽之一以象徵閏,即指閏月。

注4:五音,是指宮、商、角、徵、羽五音、《律曆志》說;『宮者,中也,居中央暢四方,唱始施生為四聲之徑。商者,章也,物成事明也。角者,觸也,陽氣蠢動,萬物觸地而生也。徵者,祉也,萬物大盛蕃祉也。羽者,宇也,物藏聚萃宇復之也』。宮音渾厚較濁,長遠以聞。商音嘹亮高暢,激越而和。角音和而不戾,潤而不枯。徵音焦烈燥恕,如火烈聲。羽音圓清急暢,條達暢意。

注5:東漢應劭《風俗通》:『七弦者,法七星也,大弦為君,小弦為臣,文王、武王加二弦,以合君臣之恩』,故又稱「文武七弦琴」。

中國古代文人撫琴,除了音樂本身,其中更蘊含了人與自然的和諧、天人合一的宇宙觀、生命觀與道德觀。

琴如同一面鏡子,映照出撫琴者的內心世界。藉由撫琴,可以瞭解自己的情緒起伏,進而瞭解自己的優缺點;從外在撫琴時,姿勢與環境的改正,也影響內在心理的調整,久之便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

許多古籍中提到琴德、樂教,也提到撫琴能修身養性等概念,如〈樂記〉中談到:「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者;金石絲竹,樂之器也。…樂者,心之動也,…樂終而德尊。」沒有親自體會過的人,難以瞭解古人說話的內涵,故而許多人認為古人講述內容過於形而上。

儒家對樂音講求中正和平,溫柔敦厚,認為應用德音、雅樂來教化人民。道家崇尚清微淡遠,瀟灑飄逸的意境,反映出老子「大音希聲」的思想,並以虛實相涵,使人能感受「絃外之音」與「趣外之趣」。

古琴中蘊含的瑰寶,遠超過音樂本身,撫琴的人必須將「琴道」與「琴德」放在心中自我要求。「澄其心」、「緩其度」、「遠其神」,方能達到寧靜致遠、心琴合一,與天地相和的境界。

鳥棲魚不動,夜月照江深。
身外都無事,舟中只有琴。
七弦為益友,兩耳是知音。
心靜聲即淡,其間無古今。

– 白居易《船夜援琴》

廣告

Tagged:

§ 7 Responses to 說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說琴 at 修真.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