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的小故事 – 蘇東坡

2009 年 03 月 31 日 § 8 則迴響

有一次蘇東坡欲拜訪一間寺院,住持聽說蘇東坡是一位大文豪,想要找一個適合會見蘇東坡的接待。正愁之間,有一個鞋匠自告奮勇願意代勞會見。於是乎,鞋匠剃髮穿起袈裟,在寺外等候。
 
蘇東坡來拜會時,看到鞋匠光著頭,於是拍拍鞋匠的光頭,鞋匠立即頓頓足。蘇東坡又拍拍鞋匠的肚子,鞋匠卻拍拍自己的屁股。蘇東坡見狀,便調頭回府。
蘇東坡回去,就將今天與鞋匠會面時,所悟到的內容與大家解釋如下:
 
我拍拍和尚的光頭,意思是說:「和尚頭頂三十三天」,他頓頓足回答我說:「和尚足踏十八層地獄」;我又拍拍他的肚子,意思是說:「學富五車,滿腹經論」,他拍拍自己的屁股回答說:「我坐十方道場,轉大法輪」。蘇東坡說:「這是多麼高的禪境啊!」。
至於鞋匠,蘇東坡走後,即回寺覆命,卻與住持說道:「蘇東坡其實沒有什麼,我兩三下就打發他回去了」,住持問:「為什麼?」,鞋匠的回答如下:
 
他拍拍我的光頭,意思是說:「問我是不是做帽子的?」,我頓頓足回答說:「我是做鞋子的」;他又拍拍我的肚子,意思是說:「鞋子是用肚皮做的嗎?」,我拍拍自己的屁股回答說:「用屁股的皮最好」。於是,他辯不過,便回去了!
 
 
[你的心中裝了什麼?]
 
宋代文人蘇東坡,才華洋溢,堪稱文壇上的奇葩,他有一個相知甚篤的方外之交佛印禪師,平時二人在佛學、文學上總不忘相互切磋,但每次老是讓佛印禪師佔盡上風,蘇東坡心裡總覺不是滋味,所以百般用心,想讓佛印下不了台。
 
一天,兩人相對坐禪,蘇東坡一時心血來潮,問佛印禪師:「你看我現在禪坐的姿勢像什麼?」
佛印禪師說:「像一尊佛。」
蘇東坡聽了之後滿懷得意。
此時,佛印禪師反問蘇東坡:「那你看我的坐姿像個甚麼?」
蘇東坡毫不考慮地回答:「你看起來像一堆牛糞!」
佛印禪師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說聲:「阿彌陀佛!」
 
蘇東坡回家後,很得意地向妹妹炫耀,說:「今天總算佔了佛印禪師的上風。」
蘇小妹聽完原委,卻不以為然地說:「哥哥!你今天輸得最慘!因為佛印禪師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任何眾生皆是佛,而你心中全盡是污穢不淨,把六根清淨的佛印禪師,竟然看成牛糞,這不是輸得很慘嗎?」
蘇東坡手拈一拈鬍子,黯然地同意蘇小妹的看法。
 
 
[一屁打過江]
 
事隔多時,蘇東坡修禪定日漸有了功夫,一次出定後,喜孜孜地寫了一首詩:「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風吹不動,端坐紫金蓮。」
立刻差書童過江,送給佛印禪師,讓他評一評自己的禪定功夫如何?
佛印禪師看過後,莞然一笑,順手拈來一枝紅筆,即在蘇東坡的詩上寫了兩個斗大的字:「放屁」再交給書童帶回。
 
蘇東坡本料想佛印會給他諸多的讚美,怎之一看回信中竟是斗大的兩個紅字「放屁」,不由得火冒三丈,破口大罵:「佛印實在欺人太甚,不讚美也就罷了,何必罵人呢?我非立刻過江與他理論不可!」
誰知佛印禪師早已大門深鎖,出遊去了,只在門板上貼了一付對聯,上面寫著:「八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
蘇東坡看後深覺慚愧不已,自嘆修行不如佛印遠矣!
 
注:所謂八風,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所遭遇到的八種境界的風,它們的名稱是:稱、譏、毀、譽、利、衰、苦、樂。
 
 
[本空非有]
 
有一天,佛印禪師登壇說法,蘇東坡聞說趕來參加,座中已經坐滿人眾,沒有空位了。禪師看到蘇東坡時說:「人都坐滿了,此間已無學士坐處。」
 
蘇東坡一向好禪,馬上機鋒相對回答禪師說:「既然此間無坐處,我就以禪師四大五蘊之身為座。」
 
禪師看到蘇東坡與他論禪,於是說:「學士!我有一個問題問你,如果你回答得出來,那麼我老和尚的身體就當你的座位,如果你回答不出來,那麼你身上的玉帶就要留下本寺,做為紀念。」
蘇東坡一向自命不凡,以為準勝無疑,便答應了。
 
佛印禪師就說:「四大本空,五蘊非有,請問學士要坐那裡呢?」
蘇東坡為之語塞。
 
注:因為我們的色身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假合,沒有一樣實在,不能安坐於此。蘇東坡的玉帶因此輸給佛印禪師,至今仍留存於金山寺。
 
 
Advertisements

§ 8 Responses to 「悟」的小故事 – 蘇東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悟」的小故事 – 蘇東坡 at 修真.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