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陰符經》奇門遁甲釋秘(五) – 作者‧霍斐然先生

2008 年 01 月 08 日 § 發表留言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至樂性餘,至靜則廉。]
 
此節論述《遁甲》「天盤」類比天道之意義。天既生萬物又殺萬物,吉凶由天,無恩而生大恩。雷風暴作,折殊髮屋,迅猛異常,蠢然無情。任其高興時以顯其無窮的威力(至樂性餘);當平靜後,又天下皆同,廉潔公正,都享安寧(至靜則廉)。這就是類比天道「活盤」運轉之式,一動全動,廉潔公正,無恩而生大恩之義。「雷風」乃大自然現象,代表天之行事。何以獨舉「雷風」爲用?因雷在卦爲震,以象天威;風在卦爲巽,以象命令;震爲陽,代表幹,直符之喻也。巽爲陰,代表支,直使之喻也。符使雖分陰陽,而五行屬性如一。加臨于八方,又各有所之。加陽星爲開,百事吉,爲「至樂性餘」乎。加陰星爲闔,百事凶,爲「至靜則廉」乎「廉則無情」,非正必凶也。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氣,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
 
此節承前節天盤與人盤「活盤」旋轉所涉及中五宮天禽星與人盤中五宮直使應用方法問題的專門論述。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是說天盤活盤旋轉,取法天動地靜之式。一動全盤轉動,不私于一方。如此則中五宮處於中軸,恒定不動,不見變化,如何應用?中五宮天盤名「天禽星」,人盤無門,直符直使當中五宮時如何應用呢?這也是一個值得探討的特殊問題,故《陰符經》特別用了四十六個字來闡明其用法,也是相當必要的。《遁甲符應經 . 九星所值宮第三》曰:『中宮者土,火之子,金之母, 所寄理於西南坤位也』。《遁甲統宗》卷二:『中五宮陰陽遁俱寄坤宮』。《遁甲演義》《武經總要》《太白陰經》《協紀辨方》《象吉通書》等,中五宮均寄坤二宮死門。或謂土之長生在申,故中五寄坤二死門。但必然顯得死門多而生門少,很不自然,顯屬人爲,昔人亦有評論。《陰符經》著者提出「禽之制在氣」的辦法,禽即天禽星,氣即節氣,制即制度,即是說中五宮的應用應根據節氣來均衡寄用於生死二門,不可呆寄於坤二死門。若是呆寄死門則顯得死門多生門少。所以要均衡寄用,以體現「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的迴圈寄用方法。生即生門,死即死門。即冬至後中五寄坤二死門,夏至後中五寄艮八生門。改進中五呆寄坤二死門之法。同時,又引述「恩生於害,害生於恩」的事理來說明這一問題。又進一步評論說「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意思是說,中五宮呆寄坤二死門,是只知空間(天地)文理爲正確的是愚人之見。「我以時物文理哲」,意思是說,我根據時間事物(時物)來迴圈寄用,才是聰明的方法。
 

此節經文,完整一氣,脈絡鮮明,絕非附會可知。中五宮用法各有不同,早在《陰符經》著者已有此論述。《甘氏奇門一得》有曰:『世傳五禽寄于二宮,重借死門以配之,不知始誤李鑒。考之唐荊川值李九峰來謁,陳純陽祖師之說,但當趨五飛乾,詳究其用,寄者無驗,而不寄者百不一爽,則此是彼非,不辨自明矣』。甘氏是用飛宮法,隨九宮次序飛布,增一中門(或跳躍中宮),似比活盤法寄宮合理自然,但不符合天體活盤運轉之客觀現象。《遁甲統宗》卷二有「陽遁寄坤宮,陰遁寄艮宮」之說,與《陰符經》之說相合。《奇門元靈經》卷二:『五中宮,陽遁借生門直使,天芮爲直符。陰遁借死門直使,天任爲直符。」。《奇門法竅》更有隨四季寄用生杜死開之說,還有隨八節寄用八門之說。可知中五宮的用法很有幾種,也很重要,關係著學歷的見解層次和師承派系的區分。在流傳的《遁甲》古笈中,多以中五呆寄坤二宮,雖然《陰符經》早已得出改進之方法,很少有人應用,可知呆寄坤二之法有他的偶中性。前人也早以用時間檢驗證明,也許是「重數不重理」之故吧。
此節原文之後,有的版本有『人以愚虞聖,我以不愚虞聖,人以奇期聖,我以不奇期聖,故曰沈水入火,自取滅亡』這一大段。顯然是由前文之式演繹增入。謹增一「不」字以表反人之見,不但未明前文意,文風亦不相類。與原著也不相屬。碑林宋郭忠恕書迹簡潔可貴。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
 
此節論述「靜」生萬物,「動」成變化之理,動靜本是相對存在,動爲陽、靜爲陰,陰陽相推,方見變化。「靜」屬自然之道,以生萬物,「動」屬變化之道,以見天地之心。靜爲體、動爲用,靜與動對,浸與流異,浸乃動之微,言天道運動,觀察起來肉眼不能直接覺察,象水在「浸」一樣,所謂「天地密移,疇覺之哉」。隨不能直觀感覺,但日月往來,陰陽推移,可知天地運動的迅速與運動的實在。遁甲式天地盤的類比,天盤活盤象天運轉,地盤不動象地之靜止(視運動),來體現天地之道「浸」的幾微變化。即是法天則地創奇門,以體天地之道,以類萬物之情。
此節注家斷句多作「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我則認爲,「陰陽勝」斷句未妥,應作「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方妥。因後有「陰陽相勝之術」和「相推而變化」之句,即是「陰陽勝陰陽」之意。若以「陰陽勝」斷句則語意不全,有失陰陽二字之謂語也。
 
[至靜之道,律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此節經文之前,他種版本有「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用而制之」一節。郭忠恕三體書無此一節。文風不相類,似注文評語誤入正文。今從郭氏。
此末節揭出,律曆所不能契者,於是有「奇器」,只用「八卦甲子」,將千變萬化鬼神莫測之機,用陰陽相勝之術,明確地顯示出來。或神奇隱藏而去。 「奇器」即是九宮遁甲式,以九宮爲框架,以八卦甲子爲素材。
 
張良注曰:『六癸爲天藏,可以伏藏也』,即是《遁甲》中的內容。李鑒《神機制敵太白陰經》卷九有曰:『凡六甲爲青龍,可以建福。六乙爲蓬星,可以建德。六丙爲明堂,可以出入。六戊爲天門,可以往來。六己爲地産,可以伏藏。天至三凶神之宮,六庚爲天獄。六辛爲天庭。六壬爲天牢。天藏之中爲六癸,可以隱藏也』。此「八卦甲子,神機鬼藏」者,即指八卦甲子之中有隱藏之神機,頗有濃厚的神秘色彩。清徐大椿注《黃帝陰符經 . 序》曰:『陰符,贊易之書也, 其末章所雲:奇器,指八卦甲子。前後所論,皆所以剖明之也』。惜徐大椿未知《陰符經》即是《遁甲經》元始古笈。雖不中,不遠也。從此揭出,層次顯然,脈絡相貫。若不明遁甲之說,又何以知陰符之然哉。
 
結束語
 
陰符自古幾人得,奇器原來爲兵設;豁然貫通無他意,遁甲奇門句句切;
無怪蘇秦椎刺股,可知黃石授此訣;本來數術不足信,聊將管見抉其秘。
 
霍斐然于巴縣天文鄉
一九九三年春節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黃帝陰符經》奇門遁甲釋秘(五) – 作者‧霍斐然先生 at 修真.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