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陰符經》奇門遁甲釋秘(四) – 作者‧霍斐然先生

2008 年 01 月 03 日 § 發表留言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也;萬物,人之盜也;人,萬物之盜也。三盜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
 
此節論述佈局後進行判斷有三個重點,叫做「三盜」。是盜竊天機奧秘的重要點。「天生天殺,道之理也」。《遁甲大全》說:『凡占吉凶,首重九星,以九星是天盤,吉凶由天故也』。這就是「天生天殺」的道理。「盜」即是偷盜的盜,與「賊」之明取不同。賊爲明取,盜爲暗偷。皆指竊取天機奧秘之事而有明暗兩個方面。「五賊」爲天干五行,明顯排布於天盤九星遁甲式中,一見而知。但「三盜」必須通過相當的思維過程,才能作出吉凶的判斷。奇門重天盤,「三盜」又是重要部位;即一,天盤直符宮。二,人盤直使宮。三,地下符使宮。直使爲事之先應,直符爲事之結果,地下符使則屬符使之後援。遁甲佈局容易,判斷頗難,八方四層,八卦九星,八門九宮,八將十幹,錯綜變化,茫然無頭,不得要領,難免迷惑。《奇門統宗》凡例曰:『奇門占法,要分動靜之用,靜則只查直符直使時幹,看其生克衰旺如何?動則專看方向,蓋動者機之先見者也』。由是可知,《陰符經》所言「三盜」,實包括動靜二用,物我兩項。「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也」、「人,萬物之盜」,三者一致,即天地人皆爲「萬物之盜」與「萬物、人之盜」二者對應。歸總只是「物、我」二者。「三盜」實屬「萬化生乎身」內容之展開落實而已。
 
「三盜既宜,三才既安」,是說動用三盤八方,和靜用符使三盜,都相生相宜,而天地人已安祥無虞了。「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故曰」是承前而發。謂既得三盜相宜(靜用),三才也安祥(動用),就象按時進餐一樣,是合符生理,所以要掌握時機,縱他變化萬端,也能得到平安。關鍵在一個「時」字上。甘氏《奇門一得》所謂:「萬事盡包一局明」。前節舉凶格,本節論吉象,層次鮮明,闡述精透。
 
[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
 
此節承前節吉格凶格,從神從門趨避之妙而言。謂「急則從神」趨避妙,人皆知其爲「神」之神妙,但「緩從門」是數理天機之應用,不用神道符咒等說,仍有神妙之功效,其所以然則人不能知也。故曰:『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盜機也。天下莫不見,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此節粗讀之,似贊曆法測定朔望月大小之功,月大三十天,月小二十九天之說。細味全文,其實不然。月大月小有何神秘?君子得之,怎能固躬?小人得之,又焉能輕命。因此,「日月有數,大小有定」之文,並非指測定月大月小之事。「日月有數」,是說日有日之數,月有月之數。即日奇門有日奇門之數,月奇門有月奇門之數。用日干支佈局者爲日奇門,用月干支佈局者爲月奇門,用時干支佈局者爲時奇門。「大小有定」,是指局數有一定的規定,該用幾局就用幾局,不可錯用,與占事之大小有關。凡大事用月奇門佈局,如君國大事等;小事用日奇門或時奇門,如日用百事等。皆是依據天道運行規律所反映的記時「干支」佈局以占測事物,故有「聖功生焉,神明出焉」之妙。「神明」即神而明之之謂,皆讚美遁甲式之妙用也。「其盜機也,天下莫不見,莫能知也」者,是說用天道運行規律所反映的「干支」中有「天機」的反映,用「干支」作爲遁甲式資訊場的展開原點,可以得出千變萬化之一幕,可以「萬事盡包一局明」。雖然「干支」匯總有無窮的「天機」奧秘,而又頒行天下,天下莫不見者,但其中所藏「天機」奧秘,由是不知遁甲式者所不能知道的。
「君子得之固躬」者,即是說君子得此術可以趨吉避凶,保全自身。「小人得之輕命」者,是說小人得此術則胡作非爲,反致喪身。「輕命」與「固躬」對舉,可知輕命即輕視性命而遭滅身之禍。此又爲擇人而授的保守思想提供理由。《煙波釣叟歌》:『請觀歌裏精微訣,不是賢人莫傳與』。《奇門統宗 . 玄機賦》:『泄盡天機玄妙,當爲聖主圖功,雖得千金勿授,妄傳小輩具戎,若將此法輕言,罪犯天誅不宥』。可見遁甲式自來知之者不多,皆因要求嚴格,擇人而授,保守過分所至。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反晝夜,用師萬倍;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
 
此節承前文既「保守」又「玄妙」,而有「亂傳匪人遭天遣,閉道獲天誅」之慮。故又不厭其繁,反復申述「專一」,「精思」勝過師授之理,鼓勵人專研,不但不局限于師承,並有突破局限、自學可以成材,無師可以自通之指導思想,最爲可貴,令學者鼓舞。舉出「瞽者善聽,聾者善視」之實例,爲「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之論證。由此又推之「三反晝夜,用師萬倍」之可能。「思之思之,鬼神通之」,若將一個問題集中思考三日三夜,必能得到新的可喜成果。
但「精思」、「專一」頗不容易,每有外界干擾,引誘轉移,功虧一簣。關鍵在於視覺。《老子》曰:『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與《陰符經》:『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是一個道理。也即是說,研習《陰符奇門》或有師承,或無師承,只要進行「精思」、「專一」,避免外界干擾與誘移,是同樣可以弄懂弄通的。《戰國策》中的蘇秦,懸梁刺股,簡練揣摩,期年而後成者,即是得其術得其理無師自通之明證。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黃帝陰符經》奇門遁甲釋秘(四) – 作者‧霍斐然先生 at 修真.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