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 導讀

2007 年 12 月 14 日 § 發表留言

《易經》這本書,本來只有六十四個卦,卦有《卦辭》。《卦辭》,亦稱《彖(ㄊㄨㄢˋ)辭》,《易經》中解釋卦義的文字。彖者,獸名,其獸生有利牙,故衍有斷義。是以卦辭者,各章之占斷也。卦辭者,傳為文王所撰。

《彖辭》主要是說一個卦的主旨。中國的學問講究『天人合一』,就是藉著天的象,譬如日月星辰等天象,來明白天的意思。古時候的人若能懂得天文地理,就是博學之士,而『天文』的『文』是圖案的意思,『天文』就是天上的圖案,也就是『天象』的意思。然後了解人應該如何從順應天意中去為人處事,所以『藉天道說人事』是《易經》主要的原則。

中國的書或學問,都有其原始的書,好像是標準的教科書,就稱為「經」。注解這原始教科書的,就叫做「傳」(ㄔㄨㄢˊ),即是傳承下去的意思。古時候所講的《易經》,只有《上經》跟《下經》,即六十四卦(《上經》三十卦,《下經》三十四卦)。現在的《易經》,都會將『傳』與六十四卦放在一起,這裡所說的『傳』稱為《十翼》,又稱為《易傳》。

《十翼》主要是由孔子講述,其弟子將之記載下來,是對《易經》的詮釋,有十篇:一、彖上傳,二、彖下傳,三、象上傳(又稱「大象」),四、象下傳(又稱「小象」),五、繫辭上傳,六、繫辭下傳,七、文言傳(文言是解釋二卦經文的言語),八、序卦傳,九、說卦傳,十、雜卦傳。而『翼』則是翅膀的意思,有了翅膀就變成能飛了。到了漢武帝以後,《十翼》被稱為《易傳》,並被視為《周易》的一部分。

《易經》能夠變成中國文化最高深的哲學、形而上學,都是拜《十翼》之賜。若沒有《十翼》,《易經》原本只是一本卜卦的書而已。也因為有了《十翼》,對《易經》的研究才能比較深入、透徹。

主要的《十翼》是由《象傳》與《繫辭傳》所組成的。《象傳》是解釋卦象,藉著上下卦之象推論人事,亦稱為大象傳;每個爻也有個象,稱為爻象,亦稱為小象傳。《繫辭傳》是通說易義,發揮易理,將《易經》提昇為形上學。

而六十四卦在古時候並沒有標準的排列方法,後來研究易經的人認為易經一定有一個順序,最後才有了《序卦傳》。目前的《易經》都是按照《序卦傳》的順序去排列成六十四卦,這樣的排列非常有邏輯,順序的中間表達了很多的意義。

雖然《易經》的義理與哲理都表達在《十翼》裡面,但是六十四卦本身也是在講理,只是它沒明白的說明出來,而是要看卦象自己去悟,這叫『借象明理』,也就是「人借象明理,天由理成象」。那要明白什麼道理?東漢鄭玄《易論》曰:「易一名而含三義:易簡一也;變易二也;不易三也。」

《易‧繫辭傳》:「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 。」即是說明了宇宙萬物是以一套簡單的系統,奠定自然界的秩序。宇宙的萬事、萬物雖無所不包,千變萬化,然而非『一』不能『簡』,非『簡』不能大、久、遠、精,宇宙之大正是如此,故曰『簡易』。

而宇宙的事物因為持續的活動,才有了相對,又因相對產生了活動,不會永遠固定或停留於一種狀況,故曰『變易』。但在這恆動的時空過程中,又保持一種恆常不變的規則,才能讓人們知道要如何『借象』而明理,進而從『人事』,這就是所謂的自然之『道』,諸家思想、學說的源頭,故曰『不易』。

此即為《易經》所要表達的『三易』。

又《易‧繫辭傳》:「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見之謂仁,智者見之謂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在《道德經》第二章提到:「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即是在說明「一陰一陽之謂道。」的道理。這裡的「一陰一陽」並不單只是「相對」的關係,更最要的是「依存」的關係。

就像有和無在成長中相互依存;難和易在完成中相互依存;長和短在對比中相互依存;高和低在位置上相互依存;調和音在和聲裏相互依存;前和後在伴隨中相互依存。對立的東西並非真的是對立,而是互補、依存的。一切事物都是有關聯的,是一個整體、不能分割的,是互相依存的,是一種平衡。

而『道』本身是沒有形體的,不能透過人為自我的判斷、理解去定義標準的,只能「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才不會有「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智。」這樣偏頗的結果產生,這也是《道德經》第二章:「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要說明的意思。

故《道德經》第一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指的就是看『象』自己去悟『理』了!

注:研易重要參考人物 – 王弼

王弼,字輔嗣,三國時代魏山陽高平人(今山東省金鄉縣西北)。生於魏文帝黃初七年(西元226),卒於齊王芳正始十年(西元249),享年二十四歲。

王弼的祖父王凱是王粲的族兄;外祖父劉表,是荊州經學的領袖,長於易學。蔡邕是東漢著名的藏書家,十分賞識王粲的才學,後來將畢生藏書送給了王粲。而王凱的兒子王業,過繼到王粲家,這些藏書後來便由王業繼承;他就是王弼的父親。王弼家除了繼承這些豐富的藏書外,也承襲了易學的家學傳統。王粲的祖父王暢,是易學名家,也是劉表的老師,所以清人焦循認為:「弼之學蓋淵源於劉〔表〕,而實根本於〔王〕暢。」

王弼天才早慧,享年才二十四歲,就注解了《周易》及《老子》這兩部思想名著,後來都成為魏晉玄學的經典之作。這樣重要的思想家,陳壽《三國志》卻沒有他的傳記,只在<鍾會傳>裡說:「弼好論儒道,辭才逸辯,注易及老子,為尚書郎,年二十餘卒。」短短二十幾字,非常粗略。何劭的<王弼傳>則比較詳細地紀錄了王弼的生平、性情、交遊,以及他跟當時名士清談的言論,紀錄了王弼這個天才思想家與裴徽、何晏、劉陶、鍾會、荀融等清談名流交光互影的片段。大體而言,王弼的思想,在聖人論方面,他提出「聖人體無」、「聖人有情而無累」的命題;在思維理論方面,他提出「忘言、忘象以得象、得意」的理解和詮釋方法;在本體論方面,他提出「崇本而息末」的體用觀;在政治倫理方面,他主張「名教出於自然」。王弼吸取《老子》「有生於無」的思想,以「無」表述萬事萬物的宗主、本體,崇尚「無為」、「自然」,而又同時肯定孔子為聖人,不廢棄「名教」。他認為聖人「體沖和以通無」,能體驗「道」的沖靈境界,並跟一般人同樣也有喜怒哀樂之情;然而,由於「體無」,所以能不受外物牽累。聖人是指孔子,孔子「體無」,而言必及有;老子則尚未達到聖人的境界,但是善於「言無」--說明「道」的精義。所以王弼認為讀書明理應該「忘」--也就是超越語言文字或物象等具體的形。「忘」不是棄置不顧,而是不執著、不拘泥,直接去把握事物的根源、本體。換言之,王弼將無、有的關係轉化為本與末、形上與形下的「體用關係」。他循著這樣的思維理路重新注釋《周易》、《老子》等書,而對「自然」與「名教」的爭議,提供了調和的基礎。所以說王弼是正式奠立「魏晉玄學」思想根基的典範,為中國思想史上一位劃時代的人物之一。

王弼的著作主要有《周易注》、《周易略例》、《老子注》、《老子指略》,以及《論語釋疑》等五種。今人樓宇烈的《王弼集校釋》(台北華正書局版改題《老子周易王弼注校釋》),彙輯上述五種著作,重新校釋、標點,又輯錄傳記資料等多則作為附錄,相當方便學者參讀。林麗真的《王弼》(台北東大圖書公司出版)一書,綜論王弼《易》、《老》、《論語》之學,揭櫫其思理內涵,是研讀王弼思想的導讀專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易』- 導讀 at 修真.

meta

%d 位部落客按了讚: